谁也不要排斥谁

2018-09-06 22:45

黄传贵出身中医世家,从小学习中医,上大学后学的是西医,一直在探寻如何把中西医结合起来。他是提出民俗、民间医药学概念的第一人,并创建了“黄家医圈”这一民间医药学流派。在医疗第一线工作了30多年,黄传贵的体会是,我国宪法以国家根本大法的形式赋予了中医和西医平等的法律地位;但目前中西医发展并不平衡,不时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。

深圳新闻网讯 “我的提案是关于尽快制定《中国医药法》的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陆军预备役步兵师医院院长黄传贵告诉记者,“我说的是"中国医药",而不是"中医药",因为无论中医、西医,都是现代中国医药学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有必要制定统一的中国医药法。 ”

多年来,有不少人呼吁为中医药立法以促进其发展。中医药要立法,那么西医药需不需要立法呢?民族医药呢?黄传贵认为,中医、西医、民族医、民间医,谁也不要排斥谁,应相互促进、相互补充,用统一的法律来规范、协调、完善和解决。单独对中医药或对西医药立法,都不能完整地说明中国医药的全部,只有建立统一的中国医药法,才能真正确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医药思想体系,树立中国医药的科学发展观。